您好,欢迎咨询南浔律师|浙江浔溪律师事务所,有问题我们帮您!

南浔律师|浙江浔溪律师事务所

南浔律师|浙江浔溪律师事务所

法律咨询热线: 0572-2670267

婚姻家事

法律咨询热线 0572-2670267

关于离婚时子女抚养权的21条审判规则

南浔律师|浙江浔溪律师事务所 网址:http://www.shzyvipls.com/ 时间:2020-12-07 09:20:24

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对子女抚养问题,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九条、第三十条及有关法律规定,从有利于子女身心健康,保障子女的合法权益出发,结合父母双方的抚养能力和抚养条件等具体情况妥善解决。根据上述原则,结合审判实践,提出如下具体意见:
1、两周岁以下的子女,一般随母方生活。母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随父方生活:
(1)患有久治不愈的传染性疾病或其他严重疾病,子女不宜与其共同生活的;
(2)有抚养条件不尽抚养义务,而父方要求子女随其生活的;
(3)因其他原因,子女确无法随母方生活的。
2、父母双方协议两周岁以下子女随父方生活,并对子女健康成长无不利影响的,可予准许。
3、对两周岁以上未成年的子女,父方和母方均要求随其生活,一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予优先考虑:
(1)已做绝育手术或因其他原因丧失生育能力的;
(2)子女随其生活时间较长,改变生活环境对子女健康成长明显不利的;
(3)无其他子女,而另一方有其他子女的;
(4)子女随其生活,对子女成长有利,而另一方患有久治不愈的传染性疾病或其他严重疾病,或者有其他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情形,不宜与子女共同生活的。4、父方与母方抚养子女的条件基本相同,双方均要求子女与其共同生活,但子女单独随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共同生活多年,且祖父母或外祖父母要求并且有能力帮助子女照顾孙子女或外孙子女的,可作为子女随父或母生活的优先条件予以考虑。
5、父母双方对十周岁以上(北京一般是六岁,各地根据实际情况参考不同)的未成年子女随父或随母生活发生争执的,应考虑该子女的意见。
6、在有利于保护子女利益的前提下,父母双方协议轮流抚养子女的,可予准许。
7、子女抚育费的数额,可根据子女的实际需要、父母双方的负担能力和当地的实际生活水平确定。
有固定收入的,抚育费一般可按其月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至三十的比例给付。负担两个以上子女抚育费的,比例可适当提高,但一般不得超过月总收入的百分之五十。
无固定收入的,抚育费的数额可依据当年总收入或同行业平均收入,参照上述比例确定。
有特殊情况的,可适当提高或降低上述比例。
8、抚育费应定期给付,有条件的可一次性给付。
9、对一方无经济收入或者下落不明的,可用其财物折抵子女抚育费。
10、父母双方可以协议子女随一方生活并由抚养方负担子女全部抚育费。但经查实,抚养方的抚养能力明显不能保障子女所需费用,影响子女健康成长的,不予准许。
11、抚育费的给付期限,一般至子女十八周岁为止。
十六周岁以上不满十八周岁,以其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并能维持当地一般生活水平的,父母可停止给付抚育费。
12、尚未独立生活的成年子女有下列情形之一,父母又有给付能力的,仍应负担必要的抚育费:
(1)丧失劳动能力或虽未完全丧失劳动能力,但其收入不足以维持生活的;
(2)尚在校就读的;
(3)确无独立生活能力和条件的。
13、生父与继母或生母与继父离婚时,对曾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继父或继母不同意继续抚养的,仍应由生父母抚养。
14、《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施行前,夫或妻一方收养的子女,对方未表示反对,并与该子女形成事实收养关系的,离婚后,应由双方负担子女的抚育费;夫或妻一方收养的子女,对方始终反对的,离婚后,应由收养方抚养该子女。
15、离婚后,一方要求变更子女抚养关系的,或者子女要求增加抚育费的,应另行起诉。
16、一方要求变更子女抚养关系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支持。
(1)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因患严重疾病或因伤残无力继续抚养子女的;
(2)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不尽抚养义务或有虐待子女行为,或其与子女共同生活对子女身心健康确有不利影响的;
(3)十周岁以上未成年子女,愿随另一方生活,该方又有抚养能力的;
(4)有其他正当理由需要变更的。17、父母双方协议变更子女抚养关系的,应予准许。
18、子女要求增加抚育费有下列情形之一,父或母有给付能力的,应予支持。
(1)原定抚育费数额不足以维持当地实际生活水平的;
(2)因子女患病、上学,实际需要已超过原定数额的;
(3)有其他正当理由应当增加的。19、父母不得因子女变更姓氏而拒付子女抚育费。父或母一方擅自将子女姓氏改为继母或继父姓氏而引起纠纷的,应责令恢复原姓氏。
20、在离婚诉讼期间,双方均拒绝抚养子女的,可先行裁定暂由一方抚养。
21、对拒不履行或妨害他人履行生效判决、裁定、调解中有关子女抚养义务的当事人或者其他人,人民法院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二条的规定采取强制措施。
▌特别注意:
抚养权并不是一成不变,法定抚养关系的变更情形有4种:
判决子女抚养权的归属,是以有利于保护子女的利益为原则的,如果出现了不利于子女健康成长的情形,就应变更子女的抚养关系。所以,离婚后,子女抚养关系可以变更。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一方有权要求变更子女抚养关系:
(1)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因患严重疾病或因伤残无力继续抚养子女的;
(2)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不尽抚养义务或有虐待子女行为,或其与子女共同生活对子女身心健康确有不利影响的;
(3)十周岁以上未成年子女,愿随另一方生活,该方又有抚养能力的;
(4)有其他正当理由需要变更的。
那么,法院处理变更抚养关系案件的都有哪些依据呢?
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子女的抚养问题,应当依法从有利于子女身心健康,保障子女的合法权益角度出发,结合父母双方的抚养能力和抚养条件等具体情况妥善解决。
据此可知,对于变更子女抚养关系的诉讼,法院在判决时,既要考虑父母的抚养能力,又要考虑是否有利于子女的身心健康,同时还要照顾十周岁以上子女的意愿。这种情况下,判决子女抚养权的归属,是以有利于保护子女的利益为原则的,如果出现了不利于子女健康成长的情形,就应变更子女的抚养关系。
(1)变更子女抚养关系的,应另行起诉。离婚后,一方要求变更子女抚养关系的,或者子女长到有识别能力时,主动提出与另一方一起生活时,应另行起诉。离婚后,变更子女抚养关系的请求,不涉及原离婚案件,不是对原离婚案件子女抚养问题的判决、调解协议的纠正,而是出现了处理原离婚案件当时不存在的子女抚养方面的新情况,所以,应当作新的案件另行起诉。
(2)具有法定事由,应予支持变更抚养关系。具体的法定事由:①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因患严重疾病或因伤残无力继续抚养子女的;②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不尽抚养义务或有虐待子女行为,或其与子女共同生活对子女身心健康确有不利影响的;③10周岁以上未成年子女,愿随另一方生活,该方又有抚养能力的;④有其他正当理由需要变更的。一方要求变更子女抚养关系有上述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此外,父母双方协议变更子女抚养关系的,应予准许。

婚姻家庭专业律师李广健简介:

“半个世纪人生路,千百案件风雨雷”——这是浙江浔溪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李广健的缩影。已经在婚姻家庭法律领域已经精心耕耘浸润了10余年的他,当问起为什么选择做资深婚姻家事专业律师时,他透露这样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自己曾是一个破碎婚姻家庭的儿童.........只有亲历者才能更懂得如何去帮助哪些正处在婚姻困境频临破碎边缘需要帮助人们,更懂得如何去维护好离婚时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使弱者在这场变故中受到损害最小。

励志笃行,他始终不忘初心,致力于挽救即将倾覆的家庭和即将劳燕分飞的情侣,致力于离婚纠纷中妇女儿童权益保护。他在全国首例试管婴儿子女抚养权、监护权纠纷案中挺身而出,面对当时立法空白的困境时,从人性本质的烛光中寻找洞照,最后顺理成章地解决了旷时已久的来回拉锯式六次起诉抚养权争夺战。这起案件开疆辟土,推动了类似案件妇女儿童权益的保护,具有里程碑意义。

他自成为婚姻专业律师以来,始终坚持以非诉讼(说服、调解、心理疏导等方法)等柔和的办法来处理原本需要一场雷鸣电闪暴风疾雨式的诉讼才能解决的离婚案件。他曾代理过近百起各类婚姻家庭纠纷案件,深谙当事人的心理曲直和矛盾对抗症结所在,还熟悉法官裁判思维及庭审之道。“因症施治”、“对症下药”,对自己承接的每一件离婚案件,他都努力在庭前下足功夫,聆听各方心声,综合分析事因事里事例,在确定无法挽回分手已成必然的情况下,他努力寻找和设计能使双方心理伤害最小,最大限度地保护好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的方案。他曾带领团队深耕婚姻家事领域诉讼及人生幸福、财富安全管理等领域,办理了一系列婚姻、离婚、继承、抚养权等婚姻家事案件,其中有十多起是具有社会影响的重大或者疑难复杂案件。他带领浔溪律师团队还为离婚后人士提供婚姻家庭财产规划、幸福生活重新开启计划、遗嘱继承与传承安排、投资理财配置设计、家族财富传承等方案策划,目前还担任多个家族企业、民营企业家的常年法律顾问,担任一些知名人物、公务员、投资家等社会名流的企业或者私人法律顾问。不辱使命,传播法律信仰,普及法律知识,输送法律智慧,他还受邀在新媒体中的法治节目担任特邀嘉宾或新闻评论员。他说:“律师除了争取赢得法庭胜诉之外,更应是法律知识的传播者和法律智慧的奉献者” 。在处理离婚案件方面,他坚持“不仅仅布局一个不幸的和平分离,还努力去要帮助构建一个充满希望的幸福未来”。多年来,李广健律师始终聚焦婚姻专业,坚守亲自办案第一线,追求卓越服务,带领他的律师团队代理了多起经典案例:

*意大利与我国公民的跨国离婚财产争议案

*全国首例试管婴儿的监护权纠纷

*某知名公司总裁因私生子离婚股权纠纷

*上市公司副董事长亿万富豪离婚及股权分割诉讼

*非婚生子女抚养费以及赔偿问题纠纷

*某上市公司家族成员三兄弟集体离婚案